当前位置:主页 > 案例现场 >

邹平突破:一个山东工业强县的转型阵痛

发布时间:2020-11-21 19:28

  “山东即将成为第二个东北”,这是坊间对于山东经济前景最悲观的论调,不过,山东大学经济研究院院长黄少安在一次采访中明确否定了这个说法——山东不可能成为第二个东北,他说:“山东不可能成为东北现在的样子,第一,它本来就比东北好;第二,在反省自己现在相对落后的原因的时候,它们有很多的不同,山东是在从自己的主观找原因。”

  其实,山东与东北有一个最大的不同——山东并不是国有企业一统天下。尽管坊间误以为山东民营经济不发达,但统计数据并不支持这个论断——山东民营经济对GDP的贡献率在60%以上,在全国排名前列,2009年,在民营企业全国500强中,山东民企的数量位居全国第六。

  同时,山东县域经济发达。全国县域竞争力百强县中,山东的数量仅次于江苏,长期与浙江争夺全国第二的位次。这些工业强县是山东长期以来经济发展的根基,也是山东新旧动能转换的主要阵地。

  2018年伊始,山东新旧动能转换综合试验区获批,这是全国第一个进以新旧动能转换为主题的综合试验区。紧接着,当年2月,山东召开新旧动能转换大会,山东省委书记刘家义的讲话《山东终于意识到自己落后了》在朋友圈刷屏,山东省的转型升级进入加速期。

  传统工业规模庞大、发展质量低、创新能力不足,这些工业强县首当其中,承受转型阵痛。对它们来说,受影响的不仅是税收。主政者和企业家在艰难中抉择,摸索着未来将往何处去。

  隶属于滨州市的县级市邹平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受去产能影响,邹平市在全国百强县排名最高时位列第32位,近年来的位次呈现逐年下降趋势。今年,山东共有15个县进入全国百强,邹平位列第98位,在15个县中仅领先于第100名的青州。

  邹平的经济发展特征颇具山东特性:一是民营经济为经济发展的骨干力量。现有的9000余家民营企业贡献了80%以上的税收和90%的地区生产总值。

  二是大型民营企业主导区域经济发展。邹平市拥有中国500强企业4家、世界500强企业1家,后者是世界销量最大的电解铝企业。

  三是传统产业为主。铝业、纺织服装、食品医药、装备制造、钢铁冶炼五大主导产业产值占到总产值的80%。

  这些特征客观上造成了邹平区域经济与龙头民营企业的发展荣辱与共。以辖区内的青阳镇为例,该镇的产业发展围绕着龙头企业山东广富集团,以钢铁加工冶炼、橡胶轮胎循环利用为主。以青阳镇党委书记李波介绍,上世纪80年代起步、90年代开始规模化经营的广富集团是邹平市三大钢铁企业之一,2019年产值达170亿元,纳税额占辖区企业总纳税的90%。

  因环保压力与淘汰落后产能,2019年下半年,邹平最大的钢铁企业山东广富集团联手传洋集团与日照钢铁签订产能转移协议。协议规定,到2022年,邹平市的两大钢铁企业将拆除8座高炉、5座转炉和两座电炉,共计569万吨炼铁产能和666万吨炼钢产能。“把产能卖掉,广富集团的发展理念一夜时间就转过来。”李波回忆。不过,他介绍,一开始广富集团创始人张广富也不愿意,到了2019年,他认为转移钢铁产能是大势不可挡,就主动联系了传洋,去跟日钢谈判。

  达成协议的那天,张广富跟李波说,他终于可以睡一个好觉了。当下,张广富不用再考量产能卖还是不卖,他需要尽快给广富集团找到新的出路。

  给传统产业找出路也是邹平政府在考虑的问题。得益于辖区内的世界龙头电解铝企业,邹平的铝产业在国内乃至全球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然而,2017年,邹平关停三分之一电解铝产能,铝产业被倒逼着开始寻求高质量发展。

  邹平的铝产业链侧重前端,与沿海发达地区相比,在冶炼、深加工上存在短板,换个角度看,这说明存在发展的空间。“来邹平办厂的理由很简单,第一是接近原材料生产地,节约运输成本;第二,铝产业集约化发展便利条件非常多。当然,邹平市政府也很欢迎我们来,给了很多优惠政策。”邹平正伟铝业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说。

  正伟铝业位于邹平市的国家铝深加工特色产业示范区内,该园区是利用破产重组的长星集团遗留下的厂区,“腾笼换鸟”建设的,怎么找到AG官方网站,3年内,园区吸引了来自上海、广东、福建、江苏、江西等地20家企业入驻,2019年园区内的铝深加工能力突破100万吨。

  除了生产彩铝板、印花板的正伟铝业,还有专注加工铸轧环节的万通金属、生产易开盖拉环的新三元、生产铝制门窗的沐易阳光等围绕铝产业的上游生产商,园区内部产业链条已初步形成。

  在产业链上游,邹平铝产业在加快绿色替代,用再生铝代替电解铝。据介绍,再生铝能耗、排放均不到电解铝的5%。

  目前,辖区内的两家龙头企业再生铝项目年内投产超过110万吨,全国最大的电解铝生产企业台湾新格集团已成功落地。

  邹平的铝产业发展目标很明确,往产业链上下游走,谋求价值链的升级,建设世界高端铝产业基地。邹平市政府的一份资料显示,2019年,全市铝业实现主营业务收入1947亿元,铝深加工率达到51.2%。邹平的高端铝产业集群入选山东省首批优势产业集群名单。

  即将在2022年完成去产能计划的邹平钢铁企业出路在哪里?广富集团目前正在考虑几个大项目:一是与铝产业一样,往产业链下游走,做机械制造;二是利用资金、厂房、区域资源优势试水其他产业,例如康养、旅游和教育。

  李波介绍,青阳傍山依水,辖区内还有邹平的著名景点醴泉寺,是当年范仲淹读书的地方,历史文化价值高,具备发展康养和旅游的条件。不过,这些项目都不能完全消化掉广富去产能后遗留的厂房空间。

  当地政府在招商引资过程中偶然发现了另一个更具想法的项目——建设超算数据中心。目前,邹平超算大数据有限公司已经成立,公司法人代表刘福水来自北京。他之所以在邹平投资超算数据中心,主要看中两点:一是邹平龙头铝业公司转移产能后富余的电力;二是邹平的区位距离——离济南仅1个小时车程,依山傍水气候好。

  该项目一期投资13.3亿元,建成后不仅服务于山东,还将向南覆盖长三角,向北覆盖京津冀。作为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新兴产业中的一环,该项目顺利完成后将成为山东省的第一个大型的数据中心项目。

  青阳大数据中心项目给邹平带来了新的关注度。据李波介绍,从项目洽谈开始,从北京、济南来的大数据企业、大数据研究院和通讯专家络绎不绝,疫情前,几乎每周他都会接待相关的人员。山东省大数据局专门前来考察,一些专家建议钢铁厂停工后就地转型成大数据中心。

  目前,青阳大数据中心计划采取两步走战略,一期项目在政府新划的200亩土地上建设。2022年广富集团的钢铁工厂停产后,政府将邀请企业一同参与。“一开始只是想如何帮助广富集团利用厂区,没想到影响力这么大。”李波说,大数据项目契合山东省新动能发展趋势,各项政策都在往这里汇聚,他越做越有信心。

  邹平当地政府官员的思路也在潜移默化之中被打开了。李波说,虽然大数据中心项目产生的效益小,对青阳经济的贡献不能跟钢铁厂比,但它只是第一步。“这是我们转型必须找到的突破点,无论它现在的经济效益怎么样,我们必须迈入新的产业,才能看到里面的风景,才有可能做大做强。”


上一篇:京运通:拟定增筹资不超25亿元 扩大单晶硅产能

下一篇:怎么找到AG官方网站木材切片机 木片机